前言:

若要提到克洛克達爾和羅賓這對男女,我們就會記得,他們曾經是一對十分班配的搭檔。

Mr.0 和Miss all Sunday,一位高大又喜愛排場的男人;和一位冷豔性感的尤物,一位是阿拉巴斯坦的英雄;一位則是瘋狂綻放的沙漠之花。

使他們決裂的理由,只要詳讀One piece 原著的客官們都清楚記得,當克洛克達爾與妮可羅賓來到了歷史本文的石碑前,想要得到古代兵器的克洛克達爾命令羅賓念出其中包含的含意,儘管上頭真的寫著兵器的資訊,羅賓卻不露口風,完全沒有把內容翻譯出來的意思。

為此,克洛克達爾的憤怒達到頂峰,他認為羅賓沒有用處了,他們之間的關係只是互相利用,如今羅賓沒意思把資訊告訴他,那麼留著她也沒用,左手的金勾向前一刺,就這樣殘忍的刺破了羅賓的胸口。

這就是他們關係的終曲。

很慘不是嗎?

熟讀古文的妮可羅賓誓死保全兵器,使它不至落入克洛克達爾這樣的有心人手中,因為她了解他,以他龐大的野心及能力,絕對可以推翻阿拉巴斯坦,甚至稱霸四方,但這不是妮可羅賓所願的,於是她做出了小小的反抗,冒著危險隱瞞了古代兵器的出處,殘忍的克洛克達爾機敏的察覺出來,就無情的傷害了她,認識這麼久,同進同出、連呼吸都相同的兩人,竟因為這樣的摩擦輕易的決裂。

這不是我所願意看到的結局。

我希望他們的故事能繼續下去......

也就是說......

在格主所詮釋的故事中,

克洛克達爾不會傷害羅賓,

羅賓也沒有說出古代兵器的下落,

儘管如此,

他們仍是彼此的友伴。

這就是我想要說的故事......

以下...就是正文......

 

羅賓並不難理解克洛克達爾的想法,畢竟也跟了他幾年了。

他如果生氣,有可能是底下的人做錯了事,要不然就是那天諸事不順,例如...下雨。

他討厭下雨,因為他是沙,沙子若遇到水,其形體就會被固定,人就碰得到他。

他,不喜歡被碰。

不過,如果觸碰他的是羅賓,他倒是可以將就一下。

這就是他們之間的關係。

克洛克達爾與世孤寂,佯裝出一副英雄的姿態,高高在上的挺立於沙漠之國阿拉巴斯坦。

但他只讓羅賓知道他的一些秘密,例如- 他是神秘組織 巴洛克華克的幕後主腦,以及他想要得到古代兵器的野心,想要稱霸世界的野心。

不管走到哪裡,他幾乎都讓妮可羅賓待在身邊,許多男人都癡迷地看著羅賓,並且讚美羅賓真是盛開的沙漠之花,他多少可以體會,畢竟自己也是男人。

羅賓穿著性感的時候,他偶爾也會偷看幾眼,不過看到外人色瞇瞇的眼神時,他真想把大衣幫她蓋上,只是他不曾這麼做。

如果照著這點來看,克洛克達爾是愛著羅賓的。

是這樣的嗎?

克洛克達爾不太了解自身的心緒。

會跟羅賓同進同出,只是因為她是他的搭檔。

會把秘密都告訴羅賓,則是因為她值得信任。

這是不具有任何感情成分的,至少克洛克達爾這麼認為,他逼迫自己這麼認為。

而羅賓呢?

她是怎麼想著自己的?

有時,羅賓會秘密進行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事,單獨行動,他也放任她,想著畢竟也是她的自由。

「難以捉摸」真的是這女人的代名詞,自己的脾性被她摸得徹底,卻對她一知半解。

克洛克達爾對羅賓最深的了解,就是她來自奧哈拉的過去,還有她能讀懂歷史本文的本領。

其他的,一概不知。

有時候問她些話,她只是同樣神秘的笑笑,然後又消失在門外。

克洛克達爾思循自此時,早已攤在辦公室的躺椅上了。

「又一個人喝酒啊? Boss。」

羅賓小心拿下了他手中的酒杯,克洛克達爾只是雙頰通紅的嗚咽幾聲,又軟軟的趴上躺椅。

看到克洛克達爾現在的裝扮,羅賓不禁皺起眉頭。

「為什麼上衣都脫了? Boss。」

克洛克達爾喘息著,雙頰因為酒精的作用發紅,精實的身軀在暈黃的燈光下閃現著蜂蜜的光澤,單單看著她,忘情地喊著她的名字。

「羅賓...羅賓...我的妮可羅賓。」

雙眼迷濛的笑著。

「你醉了...」羅賓說。

「吻我...」他答,意識早已模糊不清了。

「該休息了...Boss」

「哈阿...哈」

「?」

「好熱...」

「是酒的關係...Boss」

「幫我...」

「求求妳...幫我...」

「沒有幫不幫這回事,請你自力救濟吧... Boss。」

一手把枕頭砸上他臉,然後敏捷蓋上毛毯。

「別忘了明天8:00要到賭場巡視,你的表面身分還是賭場老闆啊,Boss。」

克洛克達爾在炙熱的吐息間沉沉睡去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今日 的頭像
今日

今日動漫短評

今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